驻马店市情网

驿城区 | 确山县 | 上蔡县 | 遂平县 | 西平县 | 汝南县 | 平舆县 | 正阳县 | 泌阳县 | 新蔡县
当前位置: 驻马店市情网 > 历史 > 文史探秘 >

回忆驻马店军管期间二三事

时间:2016-10-27 17:59来源:http://www.zmdsqw.com 作者:程殿臣口述 王化美整 点击:
1949年3月下旬,中原大地已基本解放,河南省仅有驻马店和信阳尚有蒋地方武装盘踞。为彻底清除其残余势力。给解放大军南下渡江铺平道路,河南省军区部署所属桐柏二专署及时作好配合解放军解放驻马店的准备工作。我和几位同志奉河南省军区命令赶到桐柏二专署,

    1949年3月下旬,中原大地已基本解放,河南省仅有驻马店和信阳尚有蒋地方武装盘踞。为彻底清除其残余势力。给解放大军南下渡江铺平道路,河南省军区部署所属桐柏二专署及时作好配合解放军解放驻马店的准备工作。我和几位同志奉河南省军区命令赶到桐柏二专署,会同专署调派的共三十多位同志,组成工作队,由王忠带队,于3月28日集结遂平。当时桐柏军区八十九团和第四野战军一二O师飞虎营组成先遣部队,任务是攻占驻马店,击溃或歼灭屠建堂的保三旅等地方武装,工作队尾随先遣部队进入驻马店开展工作。
    3月30日凌晨,先遣部队按照上级借示,于黎明前占踞驻马店市南烧山,并设伏兵于练江河铁路桥以南铁路两侧,准备拦截火车。中午,解放军开始从驻马店北门沿铁路线向市内进攻。守卫敌军看见解放军拔腿便往火车站跑,有个别胡乱打枪。解放军一边追赶一边射击,及时攻占货场,依货堆为掩护,向停在站内的火车扫射。那列车上挤满了保三旅和其它保安团的人员,他们看势头不妙,纷纷下车向两侧逃窜。解放军占领了火车站,控制了火车,但车头带两节车厢跑了。机车司机在敌军威逼下开走,到练江河南岸,遭到伏击,车头被打穿几个洞,冒着白烟,又碰上放在道中心的障碍物,前轮脱轨,跑不动了。车上的敌人被打死打伤过半,剩余的下车逃跑了。
    解放军攻下驻马店后,即尾追保三旅残部向确山方向推进,接管驻马店的任务留给王忠带领的工作队。工作队进市后,首先打扫战场,清除潜伏下来的残敌。在中华街乐丰粮行各屋内均有大量敌军服装和零乱的军用品,我们当即抓住一个看门的年轻人,他叫彭万良,是该粮行的学徒。他说保三旅一部分住该粮行内,临逃时都换上便衣,把军装甩了。我们在市内清查了一遍,因工作队人员少,不宜分散,夜晚住在天主堂庆平女中院内(当时该校停课,没有学生)。31日又在市内清查一番,晚上住在新华街合记转运公司。

    4月2日,宣布驻马店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并发布告,抚慰全市商民、农民及居民,号召各安其业。晓谕军、政、警宪、匪特人员向军事管制委员会(以下简称军管会)登记自首,坦白交待,交出所藏武器弹药,人民政府不咎既往。军管会向各街居民,各业商民广泛开展政治宣传,发动群众密报和检举藏枪不交的坏人。军管会分工接收敌特物资。当时的纪律是:敌政权机关的公物一律查封归公;官僚资产一律查封,听候处理:接收的现金和其它财物归公,不准纳入私囊:收缴的武器一律归公,经办人优先使用;敌军抢占群众的物资让群众领回。
    我和王建中负责接收火车站及电信局。4月2日上午到火车站接收,站内有三十多节车厢,有平板车,有敞车。平板车上有二、三十个大木箱,其中装有医疗器械和西药,我当即派工人运到普济医院保管。我们又在火车站内检查一遍,发现简陋的设备和设施完好,就由车站站长逐项造表登记交给军管会。我们在车站宣布火车站暂时实行军管,受军管会领导。下午又到练江河铁路桥南验收那部机车,一看车头上那么多窟窿,又倾歪在铁道上,我想这可交不上差了。毕占云司令员明确指出:“截住驻马店现有的两个火车头和车辆,为大军南下利用。”不料其中一个车头带一列车厢在我们未到之前已经跑掉,这个车头又成了废铁,真可惜!当时我问身边的工人,这车头还能用不?工人笑着说:“不要紧,把这几个洞补着还照样能用。”我们一听能补,可高兴啦,以前只知衣服破了能补,今天才知道铁也能补,多新鲜哪。我们要求车站负责人赶快把车头补好,弄回车站来。4月3日又去接收电信局,原局长牛熙辰积极向共产党靠拢,他说:“保三旅临逃前曾下达命令,要我们在解放军进来时将机械设备全部破坏。我觉得破坏了太可惜,这些设备值一大批钱,都是人民的血汗,保留下来给解放军接管,将来还是方便人民的,所以我不叫毁。”他逐项一一交待,件件完好无损。我们接收回去向领导汇报了情况,军管会仍让牛熙辰负责管理电信局。
    当时我们住在新华街合记楼上。4月5日上午,我刚出门,有人向我说:“你们抓坏人不?是汝南县罗店乡乡长邵百川的小老婆,她放的有枪。”我问:“在什么地方?”那人说:“跟我来。”我转回去叫宴向真同志和我同去。跟那人走到新华街一巷西口一家茶馆门前,茶桌边坐着一个年轻女人,那人向我使个眼色走了。我掏出枪对那女人说:“跟我走一趟!”她很怕,不敢不去走。到街上对面过来一个人,与那女的说话,女的忙将手表、戒指等物塞进那人衣袋里,大概她怕我们要她的。情况被我看见,便对那人说:“你也跟着走一趟!”到了军管会,合记店员找根绳子扔在那女人而前,问她:“你家放有多少枪?交出来就算坦白交待,如抗拒不交,先把你吊起来。”那女人忙从实说:“有枪,枪放在裕兴永酱园后院井里。”我们带她一同去取枪,在那井里捞出步枪一捆,共七支,左轮手枪一支,子弹一千多发。看样子入水天数少,光彩未变,尤以那支左轮,黑中闪蓝,俨如老鸹翎,子弹又多,令人心爱,我便留在身边使用,只将步枪和子弹上交。类此办法,军管会每天都收缴很多武器弹药。
    4月6日,河南军区司令部驻马店兵站成立,站长司俊,副站长唐瑞阶,调我担任储运股长,工作人员五十多人。兵站的任务是支应第四野战军过境南下渡江,供应粮食、烧柴、草料。每天要接收各地送来的上述各类物资,妥善保管,还要发给过境部队。当时过境部队日夜川流不息,工作十分紧张,前线需要的军供物资,须从驻马店转去。4月7日上午,从驻马店车站装了三个车皮粮食,运往确山等地,火车站站长叫卸下来,他说没办理手续不能装车,办好手续再装。装卸工向我汇报这个情况,因当时我也不懂什么手续,又急等着装车,就对工人说:“现在是军管会当家,他不当家,军管会要装就装,要卸就卸。”粮食很快装好车运了出去。
    各地送来的支前物资很多,没处放,就暂借停了课的育英中学校舍及校院。该校教导主任董荫吾不满,但又不敢抗拒。一天,搬运工人正紧张地装、卸,连汗都顾不上擦。那个董主任端个小瓷茶壶,在走廊里转来转去,清闲自在地来回逛,工人们肩扛着大包还要绕着他走。一个工人和他对面躲闪不及,碰掉了董手中的瓷茶壶,打碎了。董气急败坏地将那工人的披单拿到屋里,工人们畏惧他,向他认错,请他还给披单,接连几次,两个人,三个人给他讲好话都不中。工人们对我讲:“披单是工人的工作证,没有披单就不得干活。”我去找董主任,问他:“工人在什么地方打碎你的茶壶?”董说在走廊里。我说:“要是在你屋里桌子上打碎了你的瓷茶壶,赔你金茶壶,在走廊里打碎的不赔!工人没有披单无法干活,你不还给他披单就影响支前,你要负责任。”他怕担罪责,将披单还给了工人。这位董主任是三青团区队长,当过乡长。兼国民党区党部书记,是个反动骨干分子,后来被镇压。
    以后,上级派来驻马店工作的人员不断增多,力量加强了,4月16日结束军管。成立驻马店市人民政府,开展各项工作就较前顺利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